www.22rfd.com_www.22rfd.com-【申慱管理网站入口】

来源:王毅联大阐释中国发展密码: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4 23:49:01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10版妲己哪个最“妖”?#标题分割#  电影《封神》造型保密  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叶锦添,他是电影《封神三部曲》的美术设计。记者把妲己的造型展示给他,请教有何评价,叶锦添仔细看了好半天,笑眯眯地答道:“我真看不出什么。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哈哈哈。”对于《封神三部曲》的妲己造型,他说,“这个现在还不能说,因为这些都是商业的东西,是要保密的。”但叶锦添还是跟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一些他对于影视剧服化道方面的观点和经验。  《大明宫词》必须配很大的宫殿  叶锦添和李少红合作过很多影视剧作品,“拍《大明宫词》时,李少红看到我做的服装很漂亮,就问我美术应该怎么做?我跟她讲如果你要用这些服装,你的布景一定要大,她就做了好大的宫殿,柱子也很大,你会看到每个人走出来的衣服是拖尾式的。”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橘子红了》,叶锦添想做成头很小、衣服很大、然后腿也很小很细,“我觉得他们如果是站在徽派建筑下,这种好高的墙、很窄的巷子,我觉得蛮像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后来用了湘绣。另外,我当时想周迅那么瘦,但又要表达她有一种很强的那个时代的命运感,所以我就做了两层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放很多装饰性的东西上去,不只她更美而且让她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味写实会让人思想变窄  叶锦添说,有时候自己的美术设计会改变现实的逻辑,“我改变了之后整个戏就都是这样的(风格),我的戏细节是统一的,但很多时候我的衣服很难用在其他电影。”  也有过一些评论,说叶锦添这样是不尊重历史,对此,叶锦添觉得如果每个东西都要写实,人的思考性就会变得比较窄,如果一直重复一个美感,最后就没有人会注意你,失去了创新,也没有思想在里面了。“上世纪60年代是电影一个非常疯狂的时期,很多创新都建立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有种思潮叫超现实主义,就是它能在形式上造就全新的感觉去讲古代的世界。它要为什么创新呢?因为它要引发现代人去思考在古代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用现代的语言去做古代的东西。比如莎士比亚剧好多都变成现代的形式来演了,有变成各种朝代的、甚至是抽象的。真正的风格是存在着某种思想的气氛,它会让你去思考,让同一个剧目再产生新的意义。我的立场是我不会把古代看成是唯一的,它一定是从现在这个时代而且是我的想法去做,这个才是真实的,让我重复古代,根本就不可能。”  《霍去病》就要拍席地而坐  叶锦添觉得全照搬历史“也是一种风格,例如《霍去病》我就很想做回历史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以前没有人拍席地而坐的电影,像《三国演义》都是坐在椅子上,其实那个时代坐在椅子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整部戏演员都是席地而坐,它产生的状况就都(和现在)不一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武芝

编辑:www.22rfd.com_www.22rfd.com-【申慱管理网站入口】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z-deta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新华社:美联储回购之“水”能否解金融市场之“渴” 国内首只克隆猫回家主人:花25万“复活”它很值 历史守护人叶杨:博物馆在深圳 比布拉德还鸽?这位美联储票委称不排除负利率可能 北京冬奥会九类服务机器人公开征集评选 核心条款未达成共识全通教育15亿元收购要凉? 国务院部署四方面措施稳物价惠民生 央视主播:有颜值聪明又努力这些受阅方队有看头 “地震男孩”程强走上阅兵场:像黄继光一样去战斗 “这是我买的最后一个盲盒” 美军飞机空中加油时坠毁6名队员丧生真相公布 小米全面屏电视Pro发布:支持8K视频播放1499元起售 兴业投资:多空陷入拉锯国际油价涨跌不一 火箭军公布视频展示多款最新型导弹发射画面(图) 最后五周时间!情景推测:英国退欧接下来会怎么走? 5G换机潮有望在明年出现体验“真5G”怎么买手机? 保险业中期业绩:上市险企净利飙升财险两巨头占7成 经济观察网:税务人的“七十年”减税回忆 英议会重新恢复工作就无协议脱欧展开辩论 新京报:家长先送礼后举报教师身正则不怕被挖坑 汪铱珃:黄金高位震荡继续涨黄金原油走势分析及操作 泰禾半年内向世茂出售11个项目股权累计笼资金96亿 莫迪为印度建1亿间厕所获盖茨表彰10万人却反对 安徽拟破格提拔一名基层工作经历不满两年的干部 山西:超200亿元扶贫小额信贷助力脱贫 易纲:中国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取向保持定力 周鸿金:黄金震荡后市如何布局日内黄金原油行情走势 【新浪保险评测室】养老保险跨省迁移会产生损失吗? 白天团建晚上集体嫖娼阳光城江苏区域4中层被处罚 美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尤尔宣布停止投放广告 大西洋两岸政治风波不断欧股收盘下跌 拨备率超300%将视为隐藏利润倾向分析称利好银行股 特朗普:告密者是谁?这几乎是间谍行为 库克:苹果已完全使用可再生能源供电 宁吉喆:70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59.2倍 商务部:对日本进口光纤预制棒发起反倾销复审调查 香港特区政府增持港交所至6.12%据悉来自以股代息 文旅部再许可两家旅行社经营出境游业务 贵阳银行完成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等工商变更 同盾科技爬虫业务负责人被带走协助调查前客户案件 踏准时点国庆假期理财双倍收益可期 发改委:广深已放宽或取消汽车限购有条件地区会跟进 胡塞武装宣称俘获上千名沙特士兵沙特官方尚未证实 金力永磁:持股6.1438%的股东远致富海拟减持不超3% 央行主管媒体谈降息:“一降了之”不如加快改革 火线解读:不准银行藏利润?A股这些银行拨备最高 食品饮料上市公司透明度排行榜首发负面指标发布少 纽约联储回购操作认购不足交易商流动性需求降温 A股拉锯局势四季度机构看好低估值消费和科技成长 振静股份拟修改重组预案重组不会导致控制权变更 王毅人民日报撰文:为民族复兴尽责为人类进步担当 陈召锡:黄金多空拉锯战晚间黄金原油操作思路 监管书面调研人身险公司经营近况摸排风险底数 中行前副行长许罗德出任浙江省纪委书记 摩根大通:弹劾调查可能危及美墨贸易协定 如何做好上证50ETF期权趋势交易?这篇文章告诉你答案 邦达亚洲:美联储官员放鹰美指刷新17日高位 带量采购全国扩面如约而至众药企报价“激烈厮杀” 90后年轻人六成亚健康18%无健康保障“裸奔” 全国台企联呼吁明年初增加两岸航班国台办回应 传无人机厂商亿航向纳斯达克申请上市拟募资2亿美元 俄罗斯着手重建叙利亚空军基地完工后可容纳更多飞机 实体渠道办理电话入网实施人像比对技术 人民日报海外版:知识付费渐趋理性含金量是关键 王毅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国庆假期财富提升指南请查收 快讯:三大股指翻绿沪指跌0.1%猪肉股全线下跌 北京多家商场营业时间调整10月2日起恢复正常 报告预计中国消费金融行业至少还有5年高速发展期 中石化100万吨芳烃项目投产洋浦将成重要石化基地 阅兵官兵每天都吃啥?炊事班准备了这些“硬菜” 15万人被困海外英启动二战以来最大规模撤离行动 中科软连续14个涨停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占比过半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遗体将在家乡安葬 吴晓波频道回应全通教育重组落幕:或将继续IPO 药品带量采购扩面招标现场:报价一降再降 伊利股权激励方案落定“五强千亿”目标获强大保障 外媒:复星有意竞购THOMASCOOK的品牌名称 官方详解小米全面屏电视Pro12nm芯片AmlogicT972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2025年旅客吞吐量将达7200万 银行板块午后涨幅持续扩大 马克龙敦促美伊直接对话:条件已准备好再不谈就晚了 109岁南苑机场结束民航运营系中国首座机场 中国极地科考35年:到世界尽头探无人之境 数字税引科技巨头众怒专家称我国短期或难开征 今年涨的比大盘还多什么债基这么牛? 点烟器存起火风险东风汽车召回179辆纯电运输车 国庆长假前夕公多空分歧“持股过节”占了上风 前华夏幸福前许焰林加盟佳兆业任深圳高级副总裁 国庆前夕这部10年前的中国电视剧突然走红伊拉克 外媒:印度尼西亚6.4级地震致至少20人死亡 北京大兴机场开航第二天将迎进出港航班78架次 超级大桥建成北京至台湾高铁又前进一步 飞天茅台降价了:单瓶一周下跌500元控价措施显效? Facebook打造魔法腕带 DxOMark公布华为Mate30Pro拍照得分:121分排名第一 探视遭美方拒绝伊朗外长与患癌外交官视频会面 下轮中美经贸磋商于10月10日至11日举行?外交部回应 财政部向社保基金会划转工行农行股权价值超1151亿 温氏股份:并未使用非洲猪瘟疫苗进行防疫 纽约联储扩大“新QE资金”投放额度拯救美元荒 女排提前夺冠央视主播:要给她们加牛排才够劲儿 一石二鸟柯文哲怼陈菊扯上吴音宁 晓程科技太阳能发电毛利达98%半年净利却大亏4600万 新一轮“4+7”采购扩面机构看好医药板块这几大领域 任正非对话人工智能专家2万字实录:5G只是小儿科 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将诞生花落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 世界主要城市发展夜间经济经验:疏堵结合以疏为主 视频|为什么说大兴机场代表中国最新的基建水平? Facebook拟隐藏点赞数已在澳大利亚开启测试 深圳体育中心坍塌事故调查报告:建议对5人追刑责 易纲:数字货币将是双层运行体系不改变现有的路径 站住别走!带触控板的iPad外接键盘了解下? 瑞信:检视内地香港公用股预计有三大途径创造价值 评论:改善养老服务供给需充分发挥不同主体的作用 已有六位国庆阅兵将军领队披露3位出身陆军 斥资5844万达飞控股附属公司收购阳光小贷19.5%股权 停车费每天80元封顶大兴机场将提供近万个车位 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约翰逊应该考虑其职责并辞职 市值超千亿:财政部所持农行、工行股权10%划给转社保 珠宝公司成长能力:行业分化明显金洲慈航营收降8成 欧盟忧约翰逊行事极端或毁掉脱欧协议获批可能性 惊喜!华为MateX折叠屏手机2代专利曝光新增触控笔 郑眼看盘:银行续涨科技续跌 美前总统卡特:再让特朗普做4年是场灾难但选谁呢 裕鑫金:黄金冲高走强是继续上涨还是回调操作策略 三星新款打孔屏设计公布:位置更靠上,孔更小 回购已超1.5亿阅文集团到底了吗? 央行再提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推动LPR进一步下降 高通高管:在中国5G将创造近万亿美元经济效益 吉林松原市宁江区发生3.1级地震震源深度9千米 山东动能转换“氢”装上阵助推汽车产业 十一期间黄山景区南大门将实行交通临时管制 宜搜科技冲刺科创板上海盛大与泸州老窖列股东榜 三盛教育溢价10倍收购遭问询标的净利16月累亏688万 宝盈基金肖肖:行业属性独特看好品牌力强的高端酒企 126股8月以来股东户数下降20股有机构进出 联姻滴滴丰田再露出行野心 田洪良:美元强势上涨最好的借口就是避险所致 PPP资产交易规则解读:首批PPP资产交易项目落地可期 中国投资方放弃投资苹果供应商JapanDisplay计划 大成基金李绍:有色金属具备长期配置价值 豪华客滚船“中华复兴”轮试航成功可降落直升机 江苏“扎堆”修地铁南北两城又杠上了 复星国际:ThomasCook申请强制清算对财务影响有限 评论:对外开放蹄疾步稳中国保险业迈向国际舞台 美方拒签10名俄官员俄外长:联合国总部该换地了 央视主播康辉:今天给新中国庆生刷的礼物够量级 财政部直指银行隐藏利润宁波银行拨备率超500%居首 泰坦科技成科创板上市委否决第二单严管过度包装 美国就伊朗问题制裁中国企业及个人外交部回应 中国美协:对抄袭侵权说不对涉抄袭作品进行核查 贼猫旅游违规经营被处罚文旅局提示选择正规旅行社 药品带量采购扩面招标现场:报价再降药企咬牙厮杀 连答五问!围绕中美经贸磋商问题,商务部密集回应 滴滴自动驾驶获苏州路测牌照将开展公开道路测试 告别南苑机场往事并不如烟 中信证券:特斯拉上海工厂投产在即产业链迎催化剂 金融业取五项历史性成就易纲:珍惜正常货币政策空间 戴志康等20余人被检察机关批捕已初步追缴约2亿现金 传海底捞取消大学生6.9折优惠公司回应:暂不调整 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机场巴士明起开通运营 外国网友期待国庆阅兵:十一就在北京过感受氛围 上海经信委:5G创新应用发展高峰论坛举行 5年后重返中国市场大和证券申请设立合资券商 美国对半导体产品发起两起337调查联想等企业涉案 西安餐厅推出暖心“A套餐”:有困难吃饭不用付钱 股份行首家理财子公司光大理财加入战局 无限极陕西分公司虚假宣传、违规直销被罚没590万 世界最高龄理发师去世享年108岁(图) 天神娱乐:公司尚未向朱晔履行1200万元还款义务 中科软连续14个涨停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占比过半 美团点评早段再度破顶后现倒跌近1% 台媒:美军机通过台湾海峡解放军战机升空监控 央行连续六日开展14天期逆回购流动性紧张获缓解 郭台铭弃选前后发生了什么?前台东县长还原经过 玖富子公司入股湖北消金后者曾因贷款资金挪用遭罚 势赢交易9月25日热点品种技术分析 孟晚舟脚腕被锁上监察装置!任正非:孟晚舟无罪 张建锋:玄铁和含光800是平头哥的万里长征第一步 迪克体育用品公司开始瞄准女性消费者助其扭亏为盈 房价飞涨房主一房二卖谁将拥有最终购买权 *ST康得:判光电公司归还农行借款本金、利息及罚息 百度主业务增速放缓出售携程股票扩充“粮草” 投保基金发布2018年白皮书:上市公司投保状况提升 上海中期:玉米下游需求有望恢复价格或将反弹 因业务调整嘉实基金胡永青卸任7只产品基金经理 任正非:鸿蒙系统的终端服务目前还在努力中 两大指数分道扬镳透露这一逻辑将重返市场 蒙古国家大呼拉尔主席:蒙中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Uber空中服务Copter下月将在纽约向所有用户开放 收评:沪指跌1%科技股全线回调 银行板块拉升平安银行涨逾1% 野村:中国太平目标价下调至26.98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博尔顿离职将开启“机会之窗” 吴晓波的热度不好蹭全通教育收购巴九灵变数重重 本土日化转型发展拉芳家化助力市场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