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

社友网

2019-11-16 00:20:40

字体:标准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一家三代守忠魂(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标题分割#  蒋石林在整理人们向红军墓敬献的鲜花。  本报记者刘佳华摄  一座烈士墓,安静地伫立在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下,庄严肃穆。  一位老人,默默地站在墓碑前,深鞠三躬,良久凝视。  老人名叫蒋石林,今年75岁。这座墓,是老人的爷爷和父亲立的,长眠其中的是在脚山铺阻击战中牺牲的7位红军烈士。  脚山铺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师为掩护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红军抢渡湘江,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阻击企图南下封锁湘江的敌军4个师的兵力,战斗空前惨烈,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在脚山铺阻击战打响前,红军部队来到才湾村驻扎,向群众宣讲政策,还帮着村民劈柴、扫地、挑水。  红军爱护村民,村民爱戴红军。蒋石林说,很多村民自发帮红军磨米、蒸红薯,给红军带路,他的爷爷蒋忠太就是其中之一。战斗打响后,仍有村民给红军送饭送水、协助抢救伤员。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着我父亲蒋受宇到离家三四里远的米花山砍柴,在山上的乱树丛里,发现了红军战士的遗体。”蒋石林说,爷爷和父亲不忍让红军战士暴尸荒山,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7具遗体拿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因为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蒋石林回忆道,“父亲总说,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我们这点付出不算什么。爷爷临终前嘱托,一定要守护好这座红军墓。”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  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今年4月,当地政府对这座墓葬修缮立碑,如今已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墓葬保护点。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他说,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每次回乡,也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  85年岁月无言,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坚守。(责编:单芳、陈悦)

责任编辑:www.55psb.com_www.55psb.com-【随时随地】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36分钟天津直达大兴机场津兴铁路有望2022年开通 凤凰卫视公布附属凤凰新媒体第三季未经审核财务业绩 广州市互金整治办:首批23家平台自愿退出网贷业务 罗斯:美国可能不需要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 广州南沙:共有产权住房可贷款满8年可申请上市交易 易会满详表深改方向年内推动4项开放举措 吴钊燮唱衰大陆经济国台办:发展风景依然独好 中小银行股权拍卖冰火两重天拍者用脚投票值或不值 社交媒体操纵美国州长选举?选举官员:荒谬 大北农10月卖生猪9.77万头同比降13.46%环比降8.52% IS又有新的继任者了:曾将黑暗绝望带给美国 宿州农商行拟定增不超4.8亿股6月末资本充足率告急 伊川农商行储户集中取款后续编造假消息网民被拘5日 上海即富执行总经理被查:曾战略合作南京银行 央行上海总部推出上海市首批现金服务示范区 二进二出“老兵”邓晖正式作别长江证券 原奶产业告别四年苦日子 山东拟设独生子女护理假引热议专家这样说 人社部公布10件2019年涉嫌恶意欠薪犯罪案件 商务部:RCEP协定货物贸易开放水平超90%高于WTO各国 央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已完成对外支付业务4864笔 从狂欢到分化区块链概念股发生了什么 京沪高铁招股书披露募资用于京福安徽高铁公司股权 2019中国仲裁高峰论坛:我国仲裁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 2900点攻防战:电子板块成大腿半导体基金狂涨4个点 湖北借助进博会提升经济外向度瞄准高端装备与食品 长实集团三连升后现回吐现逆市跌近2% 世纪华通前三季实现营收92.57亿元净利润下滑15.13% 小大非农数据过去九个月中竟有4次背离 美元指数升势延续人民币中间价报7.0617上调145点 袭击付国豪的4暴徒同提堂3人继续还押1人获保释 长江生物科技疯狂别忘了电讯盈科当年更疯狂 P2P头部平台缩减网贷业务部分平台机构资金比例大增 66岁父亲持铁棍伤害患精神病儿子致死获刑12年 李克:银行理财是绝对收益策略的积极探索者与实践者 弹劾调查小组公开重磅证词:特朗普扣留援助资金 清洁取暖三问:效果好不好、价格贵不贵、供应够不够 万家基金评MLF降息:超市场预期利率上行空间被压制 现代汽车第三季度净利润低于预期中国市场表现不佳 新股破发向主板蔓延网下询价价差拉大、博弈加剧 监管通报前3季度保险消费投诉情况:人保、平安遭点名 创业慧康15亿募资加码医卫信息主业 网友称小米新手机1999元?雷军发布会现场爆粗口 入市资金规模扩大社保基金现身230家上市公司 泰然金融被立案壳公司iFresh要求终止股份交换协议 双11数据:90后成汉服购买主力军京沪买假发最多 为什么观点鲜明?任泽平发朋友圈:没有敌人只有师友 八亿时空IPO要黄?营收增长仅0.02%经营环境重大改变 澳总理称环保人士为“激进分子”被批:诋毁民众 “你接受租房结婚吗”?1亿阅读刷屏网友评论炸锅了 2019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蔚来李斌等超80位富豪落榜 支付宝发布国际版外国游客移动支付不需要本地账号 特朗普刚刚发推:巴格达迪头号接班人已被美军击毙 第二届进博会启幕在即境内外专业观众注册超过50万 空缺一年多华电老将邓建玲升任中国华能集团总经理 王直:如果跟不上数字化浪潮企业是会被淘汰的 以色列外交部无限期罢工海外使领馆被迫关闭 贵人鸟债券违约前三季度亏1.66亿本土休闲装翻盘难 冲击A股、港股未果比特币矿机商嘉楠耘智赴美IPO 中国工程院院士:数字经济时代亟需加大数字风险治理 小米MIX4真机照曝光:真全面屏新高度 甘肃夏河发生5.7级地震应急管理部调度现场情况 大股东近亲内幕交易闰土股份股票消息竟是窃听来的 意大利小镇人口减少免费赠送住房生孩子现金奖励 中财期货:供应压力延续聚烯烃后期预计继续走弱 天猫推食品新锐品牌计划:孵化500品牌销售额达千亿 盛运环保实控人持股全部冻结部分股票已遭司法拍卖 【鸡蛋】蛋白消费预期增加蛋价高位偏强运行 绝对牛股颐海国际:站在海底捞的肩膀上3年涨了19倍 大众CEO:特斯拉不再是非主流是值得敬畏的竞争对手 台州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5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原实控人放弃表决权山东国资入主山东华鹏遭问询 李国庆:当初当当上市是一个错误 亿人在双血拼亿调查%????的 圆明园流失文物被谁收藏?百余条线索明年公布 宋晓路任贵州安顺市代市长 机构:三季度居民购房杠杆率出现下降 企业家被诱骗到澳门赌博后遭逼债吃饭都有人盯着 智慧药房智能医疗外资加速深耕中国健康市场 亚太股市高开日经225指数高开0.9% 商务部:中美同意随协议进展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 最新民调:近七成美国民主党人对大选感到焦虑 Beats:“成为苹果子公司,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关于“养老金入市”这三点值得关注 布克起诉方太两款油烟机侵权方太回应称将积极应诉 这些上市公司不惜上调价格誓将回购进行到底 订单只剩2分钟超时外卖员打晕保安掰折民警手指 山东一厅级干部离职进京当老师(图) 这几天多地省委书记密集上新闻联播说了什么? 甘肃加强省管企业高校金融企业组织建设 刚强:除掉“悬在城市上空的痛”最高法出手了 一文看懂:阿里哪天上市?价格多少?入场费多少? 智能手机十年: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11月11日深夜浙江省委常委身着红衣与马云同框(图) 小米曲面显示器34英寸:1999元买34寸曲面屏表现怎样 交易所严格规范ETF股票认购业务利于二级市场稳定 郑永年:推动制度改革从物理反应到化学反应 伊拉克新一轮示威抗议死亡人数升至74人 印尼投资委员会主席:周一讨论恢复镍矿石出口的事宜 德意志银行将微信纳入其Symphony平台 任正非:保障阿联酋5G方面不受美国制裁影响 瑞达期货:10月29日郑糖增仓放量期价站上5600关口 万达等地产巨头内部掀反腐风暴寻租成本将计入房价 香港中联办严厉谴责刺杀何君尧极端暴力犯罪行为 是天灾还是人祸?獐子岛逾58万亩虾夷扇贝集体暴毙 国海良时期货:焦煤或持续走弱 日媒:小米将在2020年进入日本智能手机市场 香港前天文台台长 药明康德A+H股股价创出新高业绩增速超预期 澳联储如期维稳强调三次降息效果明显暗示暂缓降息 凤凰光学4亿现金收购:标的依赖松下业绩承诺或偏低 考察跟踪效率及流动性指标谨慎筛选医药行业基金 阿里巴巴下调香港IPO融资目标至100亿美元 韦博英语被曝停业前仍在大量招生9月进账2700多万 广州将在地铁站外建百余安检房官方:不影响城市景观 裕元系个别发展裕元集团跌近3%宝胜国际涨约4% 日媒:华为寻求提升专利质量加速收购专利和挖人才 国泰程洲:A股市场稀缺的长跑选手 WeWork估值缩水370亿美元三年亏30亿美元仍加速扩张 大学生回乡养虾遭村民哄抢官方:已行拘3人 国家知识产权局:积极完善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双十一到底计算什么?页面“到手价”就是半年最低价 澳航三架波音737型客机出现裂缝停飞 一头猪打败A股牛:券商为“滞胀”吵翻天下周这么走 企业提交开机广告 A股为什么盛产“夏建统”? 16寸屏苹果MacBookPro终于发布:屏幕大了键盘改进 西奈半岛埃及部队反恐打死至少83名武装分子 台媒:台湾惠普公司前董事长黄河明坠楼身亡(图) 风云“诡”变的美国政坛:他来了特朗普难过了? PERSTA连跌三日累跌两成半后现升105% *ST工新年报审计现3宗违规中准会计师所吃警示函 英货车案涉人口走私 华熙生物中签号码出炉共2.88万个 李扬:再也不敢轻蔑日本或不得不走日本30年前的路 河南警方首次从古巴遣返外逃经济嫌犯涉案超13亿 中国禁止外商投资投资电信油气等行业?商务部回应 渣打中国与菜百公司在进博会期间签署合作意向书 加拿大温哥华获拨款100万加元筹建华人博物馆 黑龙江绥化市公安局原调研员赵平被双开 黄金原油走势背离高比价或成常态 复制粘贴还获奖这个捧红韩寒郭敬明的大赛曝丑闻 众泰汽车资金链问题发酵大股东所持3.56亿股遭冻结 商务部回应WTO裁定:中方利用规则维护合法权益 你离花呗自由还有多远? 10月70大中城市房价涨幅回落“以价换量”显效 民生证券冯鹤年:我国IPO的发展历程将呈现四大趋势 长城一带一路复牌急升16%长城动漫下跌1.17% ST中基新主上任“开工”拟新设子公司、改组董事会 加州山火爆发20万人逃离家园居民:仿佛地狱一般 中信证券并购获核准完成后华南经纪业务有望翻番 中基协公示失联私募包商银行包银消金高管在列 脱欧协议可让英国人亏大了人均年损失1100英镑 快讯:稀土概念股持续拉升金力永磁盘中逼近涨停 诚迈科技前三季度净利下降4成股价11天9个涨停梦断 彭斯刚说完中国前NBA名宿巴克利喊话:你闭嘴 4家科创板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均选择“新款”规则 1-9月地方债券发行4.18万亿元同比增加0.38万亿元 发展金融科技成共识外部资管机构跃跃欲试 快讯:恒指跌幅扩大至0.6%中国平安大跌超3%领跌蓝筹 三季报窗口期刚过多家上市公司披露减持计划 中国华能纪检组:总部机关化色彩浓厚官僚主义明显 山东工商学院劳动课听讲座都收费?学校回应来了 喀麦隆西部发生泥石流灾害造成至少40人死亡 中国移动董事长:客户不换卡不换号用5G手机可接入5G 易大宗10月31日回购14.4万股涉资5.41万港元 全球最大铜矿埃斯康迪达铜矿区员工于29日在智利罢工 中国太保成首家发行GDR的上市险企沪伦通将继续扩容 中国太平成立90周年继续助力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区块链+”多项成果齐发布 援藏归来的正厅级任教育厅副厅长 德国逮捕三名IS嫌犯主犯落网前已获取造炸药材料 阿里巴巴或年内回归港股市场迎来新风向标 迪士尼+上线首日用户突破千万迪士尼股价创历史新高 马克龙这次来中国笑得特别欢答案就在新华社通稿里 京沪高铁前三季营收超250亿元实控人净亏损2亿 区块链概念集体走低先进数通跌超7% 经济参考报:新股破发凸显市场化发行改革见效 因盒装散热器性能不佳英特尔召回部分E-2274G处理器 已婚男子盗走公司20万货物只为打赏女主播 公司政府债务上双双升高美联储的态度转变实属正常 美媒:印度向“正规经济”转型遭遇挫折 21小时27分59秒!天猫双11成交额超2500亿元 荣耀V30/华为nova6真机正面照曝光长药丸打孔屏 安倍力推无现金支付日本老年人:不感兴趣…… 长三角一体化的“进行时”和“将来时” 人保集团透露3-5年发展路径 宁夏厚和济医药等企业 澳门打击无牌小贩售卖食品4天扣押100公斤熟食 10月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再降一年期定存利率最高2.33% 网贷平台跌破600家全国P2P清退猛推进 陆委会称香山论坛已成批美吓台的场域国台办回应 工信部开展2020年大数据产业发展试点示范项目申报 兴业投资:供应过剩忧虑挥之不去美油转跌逾1% 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邱大明一审获刑14年 河南:努力多年背锅“中国最大鬼城”如今用实力正名 陈光明的十大重仓股为各行业龙头值得研究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