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不论参与】

来源:\"心机girl\"绅宝与北汽新能源年内将整合:从渠道…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7 00:42:29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一封来自家乡的邀请 蔡厚才坚守27年向大海要答案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6日讯(记者邵晨婵谢甜泉通讯员黄剑萍)初见蔡厚才,只见他身穿防水服,身上、头发上都沾满泥沙,手里拿着刚刚采集回来的铜藻样品。原来,这些天,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团来到南麂岛进行海域铜藻生态监测研究。1992年年底,蔡厚才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平阳的信。信上,当时的平阳县南麂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向他发出邀请:“我们计划成立研究所,需要一个挑担子的人,你愿意回来吗?”彼时的蔡厚才正在浙江水产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开创了国内水产院校中鱼类行为学课程,出版了我国首部《鱼类行为学》专著,已是学术界小有名气的新星。“说实话,确实有过犹豫。”蔡厚才坦言,但考虑到南麂岛在海洋生物科研中的重要地位,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蔡厚才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上岛时的情形。“当时,渔业捕捞管理机制相对薄弱,渔民过度捕捞的小鱼小虾吃不完,就晒干卖给别人做鸡鸭饲料,岛上鱼腥味铺天盖地。”另一边,本地主要鱼种大黄鱼、石斑鱼等由于长期缺乏保护,数量急剧减少,这让靠海吃海的渔民,连维持生计都成了难题。蔡厚才意识到,寻求人与海之间的平衡,保护海域生物多样性迫在眉睫。1993年,南麂列岛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正式成立,蔡厚才被任命为负责人。当时岛上建设条件薄弱,蔡厚才就在海边的坑道里建起实验室,幽暗狭长的300米坑道里,铺设了100多个水箱和20多个水池,靠着柴油机发电做实验。一到夏天,坑道里就潮湿不堪,经常发生电线短路。在这忽闪的灯光中,他开启了南麂科研之旅。海岛渔民生计,要依托海产品。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维护生物多样性,必须限制渔民的过度捕捞行为。二者如何平衡?蔡厚才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国内刚刚时兴的生态养殖技术。当时,南麂岛出产的东海大黄鱼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如果能够引导渔民从捕捞转向生态养殖是一个两全之策。为此,他先后去挪威、日本考察进修,通过一年多时间全面掌握生态养殖的先进技术。重回南麂岛后,他带领着科研团队,结合当地实际制订了一套大黄鱼养殖方案,并尝试通过增大网箱空间、减少人工投饵、不同海区交替养殖等手段,提高鱼的品质。不仅关注渔业发展,蔡厚才还和他的团队在岛上的15个断面上建立了监测点,观察潮间带海洋生物的变化,整整坚持了26年。“我们要研究海洋生物几十年、100年的长期变化,追踪人类开发活动对它们的影响。”他说。今年2月,蔡厚才从行政岗位退休,成了保护区的专家顾问,但他还是停不下来。“我们正在做生态养殖的容量评价和专项规划,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最大化地合理利用海洋资源,在人与海的平衡中找到最优解。”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了容量标准,将为全国的海岛开发、生态养殖提供重要的示范借鉴。

编辑: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不论参与】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z-deta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惊东失措 世界顶级科技人才为何从美国加州硅谷流往中国? 埃航坠机3天后,全球371架波音737MAX全部停飞 美媒:开发太空太阳能中国悄悄走在了美国前面 央视点名“家电售后乱象”西门子:解除涉事公司合作 中国球迷看武磊不用熬大夜西人多次安排早场踢 特斯拉发布旗下第二款SUVModelY售价3.9… 航空城公司董事長前台中市交通局長王義川接任 有惊无险!20分钟44秒通话调度员帮助产妇顺利产子 舜宇光学升幅扩至逾6%暂表现最佳蓝筹 电子烟何去何从?产业链保持\"镇定\"但监管或在不远处 中国海军珠海舰为何没到年限就退役未获保养状况差 外汇期权波动率偏斜现象的形成机理和影响 埃航失事客机语音黑匣子已破解 谢娜多次聊张杰惹争议章子怡鼓励改提“张哥” 比特币也能存起来?这家公司声称能给出6.2%高息 从猎物齐达内到吸铁石齐祖儿皇梦儿萨梦都哪来的 重要劳动力市场指标:美国一月职位空缺760万创新高 李克强谈金特会:接触比不接触好坚持半岛无核化 羽生也太火了!世锦赛门票价格翻5倍训练票都卖钱 李敖去世周年祭:在另一个世界,你还是狂人吗? 好消息!建业重伤外援多拉多伤口拆线返回巴西静养 腾讯迎13年来最差财报微信红包交易左手倒右手 繁華盡處,尋一個山間小木屋,日出日落,嫋嫋炊煙,隱居的… 隼鸟2号新数据表明:小行星“龙宫”相当干燥 新兵王亮相东部战区海军举行高级士官晋衔仪式 王思聪间接持股科创板首批受理企业安翰科技 锡安31+11补篮准绝杀!杜克1分险胜北卡进决赛 美银美林:远洋集团目标价降至3.51元跑输大市评级 日本央行所持日本国债市场份额下滑为黑田任职首次 英首相致信欧盟申请“脱欧”延期 美军方高官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国防部:坚决反对 中银香港:李久仲辞任执行董事兼风险总监 5000万!伊卡尔迪转会费曝光皇马拿1人+钱求购 拼多多Q4财报:业绩指标低迷,假货问题成为发展掣肘 意外!漫威《银护3》导演被迪士尼开除后又被召回 埃航空难调查推进波音事故前就知悉飞机存安全隐患? 已挂失身份证“奇幻漂流”:大学教师四次被当老板 舜宇光学升幅扩至逾6%暂表现最佳蓝筹 综合续航达305km比亚迪e1新车首发 国务院领导批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安全事件 特朗普:如果美联储早点停止加息美经济增速将超4% 复活猛犸象有希望了?仅在小鼠体内出现细胞活动迹象 这是什么逆天魔物?倪飞曝光红魔3配置/四月发布 金融投资骗局:“以房理财”高利率背后的投资陷阱 电子烟是否有害健康烟草史可资镜鉴 汇丰:国泰航空目标价至15.3元维持买入评级 潜艇兵节俄军送“大礼”:4枚布拉瓦导弹齐射视频 70后厅官谈文胜履新原任湖南湘潭市市长 花生日记被罚7456万律师: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 全球停飞737MAX对波音有多伤?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患肾盂肾炎已入院接受治疗 亚马逊AWS:IPO盛宴背后的顶级大赢家 对波音失去信心?俄拟用国产客机取代波音737MAX 俄防长:很想来趟中俄蒙火车之旅 神仙吵架清华北大史诗级辩论:夸夸群喷喷群谁好 中国99.92%的老人立遗嘱选“防儿媳女婿条款” 民生银行:东方股份解除质押及再质押8940万股 聚合支付走向站队化:阿里入股收钱吧京东收购哆啦宝 神秘女富豪A股套现19亿港股抽水女王傍上烟草巨头? 快讯:昨被狙击今又遭大行看淡金蝶国际股价续跌5% 360公司声明与融360没关系前者旗下360金融涨近… 张嘉倪晒粉丝手写信致谢:这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诺奇去年度亏损扩大至1949.6万人民币不派息 中银香港:李久仲辞任执行董事兼风险总监 前总统因贪腐被捕雷亚尔震荡巴西ETF大跌逾4% 美团、饿了么回应\"偷听\":无端猜测该行为并不存在 冰壶世锦赛中国女队不敌美国遭遇三连败跌至第五 丰田铃木联盟:加强电动车和紧凑型车合作 名记:帕托曾与队友冲突爱上千金小姐只想回巴西 美司法部揭开名校招生舞弊案涉耶鲁、斯坦福等大学 华润电力:2018年纯利39.5亿港元同比降14.6… 顺风清洁能源料去年亏损约17.07亿人民币 鴻海駁媒體買高市農產未提優先採購永齡農場 不好用又赶不走!曼联皇马该拿他们怎么办 詹姆斯想当GOAT?科比:最好的球员戒指应该最多 服务瘫痪波及广告系统Facebook或向广告主退还资… 外媒预测奥运日本金牌选手伊藤美诚张本智和在列 合众汽车第二款量产车U亮相售价或低于20万 旅行这就开启全新CLA猎装版官图解析 《都挺好》姚晨到底多有钱?我算出来了 携程的悲伤故事:美团抢下半壁江山缺乏第二增长曲线 电子废弃物藏千亿级金山银矿无序市场资本有心入局 315曝光社保掌上通App搜取用户隐私李治国系股东 中国失眠群体超2亿人专家:女性患者居多 孙正义访谈实录:跟马云关系亲密每个月都会见面聊天 美国这一动作后中国的机会来了 金杨:定级方面出现问题彭程:本赛季恶补了单挑 土耳其央行意外收紧货币后里拉重挫在美ETF暴跌 BBA等豪华品牌纷纷大幅降价自主品牌却现冰火两重天 百度入股汉得信息成其第三大股东 特朗普今天终于停飞波音737MAX8:我不想冒险 乐居第四季度净利润540万美元同比扭亏 美称愿与朝继续进行无核化谈判希望朝鲜履行承诺 C罗真领袖!通道视频曝光:逐一鼓舞队友+施压裁判 俄拟研发无人版T-90坦克较美欧同类武器技高一筹 国奥小将直言全力拿下预选赛希丁克带来很大变化 广西一执行法官积劳成疾上班时突发疾病不幸离世 陈小春有意追生二胎想要儿子透露Jasper并不怕他 1991年地产泡沫破灭首次日本三大都市圈地价全上涨 房产中介乱象:一套照片成多套房源共用“实景” 車禍肇事逃逸艾市警員受審不認罪 石天冬有主了?台媒曝杨祐宁与女友同居 陈星旭:“童星”于我是负担没有偶像包袱 中国鼎益丰:每股综合资产净值约为0.27港元 张紫妍案证人呼吁艺人发声自曝绝望:记者都躲着 媒体:报道灾难不是吃人血馒头诋毁遇难女生才是 江苏响水爆炸事故主要火点基本扑灭搜救仍在进行 专访老虎CEO巫天华:否认导流模式做华人版盈透证券 胜利被曝安排美女陪睡6万一位YG娱乐称已解约 富瑞:维持中国中药买入评级目标价7元不变 想投资未来?可以买入并持有这3只科技股! 乐信、陆金所入选哈佛案例Fintech成中企出海新名… 腾讯跳水跌2%腾讯或将遭遇13年来最大利润降幅 哈登9记三分狂轰61分火箭力拒翻盘险胜马刺 唐嫣穿粉色外套街头漫步胶片风滤镜充满复古韵味 为什么地球上的第一个复杂生命体出现在海洋中 陈建州社交网站为小S女儿宣传,亲妈却被打码 消息称中国海关已解除Molde3进口禁令 虽然胜场少了近一半,但太阳可比湖人开心多了 长安汽车和阿里腾讯等设立领行合伙总份额97.6亿 凤凰新媒体拟4.48亿美元售一点资讯母公司32%股权 交银国际:国泰航空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13.8元 塑料兄弟情?特朗普下一个贸易战对象是这个大国 经常健身的胖小妹体重200斤网友:看着不像! GalaxyS10+和iPhoneXSMax速度… 周鸿祎:要和徐小平一样有“合伙人”概念 中国社交电商“花生日记”涉传销被罚本计划明年在美上市 儿子斩获三个奖项张艺谋感慨:时代给予的机遇 奥迪拟2025年前推出30款纯电动汽车 海天国际去年利润19.169亿人民币股息0.19元 美国吉他大师迪克-戴尔去世被称为冲浪摇滚之王 Tilray大麻销量较去年增长一倍多股价盘后大涨3% 利丰亏损收窄股份现涨12.41%创3个月高位 英国脱欧损失有多大?1万亿英镑加7千个金融职位 美国是空难最多的国家?空难的这些事你还不知道 美下一代大推力运载火箭首飞可能继续推迟 驻英大使:“全球化英国”非某些人鼓吹的炮舰外交 房企业绩普涨隐忧:富力雅居乐净负债率持续攀升 互金协会全面排查高息现金贷度小满、融360参与座谈 女孩子不要永远地活在男朋友的梦里! 销量|北汽银翔2月销量8579辆同比下降45.1% 谷歌母公司首个智慧城市计划关注六大疯狂细节 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崛起:多元化格局显现? 前台北县长周锡玮将发起“把陈水扁关回去”联署 外交部:理解纳扎尔巴耶夫决定对中哈合作前景有信心 美股牛市已满十周年道指30000点遥不可及? 纪平梨花终结全胜战绩:无论如何都要相信自己 四川绵竹缉毒民警韩顺军突发疾病牺牲年仅33岁 美国天天逼盟友禁华为盟友不高兴:我们自己做主 光明日报:把中小学生还给学校亟待配套改革 互联网巨头“青春焦虑”:腾讯开刀“老干部” 崔钟勋被曝酒驾事发曾弃车逃逸谎称无业并未上报 飞机上网年底提速四倍空中互联万亿市场蓄势待发 南存辉诠释的企业家精神:怎么从修鞋匠到民营企业家 塑料兄弟情?特朗普下一个贸易战对象是这个大国 绿城中国:股东应占年度核心净利润升62%至37.96亿… 于谦分享爱\"烫头\"原因这次牺牲爱好将头发拉直了 震惊!莱昂纳德又?叒叕笑了!被那个男人搂着 外交部:理解纳扎尔巴耶夫决定对中哈合作前景有信心 4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却巨亏108亿为什么? 宝马发布2019年盈利预警到2020年底削减120亿… 张一鸣首谈头条系公司理念:把想象变成现实 選前之夜謝龍介:漁產嘉年華今晚有鬼頭刀魚韓國瑜 美国航管局揭秘为何此时停飞737MAX:刚刚收到新证据 直击|小红书测试短视频产品“hey”:基于地点3秒打卡 联合国调查机构:以在加沙过度使用武力或构成战争罪 如何浇灭宝宝的火气 法国总统马克龙:脱欧协议不再有磋商的余地 蒙牛“慢燃”原微商总代涉传销被罚款4300万元 很难确定嫌疑!胜利夜店代表李文浩拘捕令被驳回 新西兰民众用毛利人舞蹈向枪案遇害者表达哀悼 龍華科大藍鵲志工服務團樂在公益 神秘女富豪A股套现19亿港股抽水女王傍上烟草巨头? 复活猛犸象有希望了?仅在小鼠体内出现细胞活动迹象 故宫将建院外数字专馆有望打破开放时间限制 1年卖200亿,手机界隐形大佬要赴科创板IPO 30歲以下小資族專家:應優先買意外險 江苏盐城千余警力星夜驰援响水转移9000余名群众 学业体育不可兼得张本:先拿奥运冠军再考大学 直击|微医架构调整:做三医联平台推进管理层年轻化 B站商标被A站注册?AcFun:已申请注销需2-3个… 海关总署专项行动打击洋垃圾走私抓嫌疑人115名 包子铺|无处安放的巧手泫雅妈妈编织包走红 黄峥身家千亿成国内40岁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丢了一只的AirPods,这样还能继续用 携程的悲伤故事:美团抢下半壁江山缺乏第二增长曲线 24+5+4!单核库里拒绝横扫!他才是勇士的魂 毅德国际王连洲退任独立非执行董事等职务岳峥接任 主計總處:年增五成八一月平均總薪資9.4萬元 周董晒照竟钓出\"古惑仔\"回应老司机对话笑翻网友 直击现实痛点\"都不好\"的《都挺好》价值在\"脱敏… 达飞控股去年度盈利3205.7万股息0.8仙 BAT一年花多少钱买内容?腾讯647亿爱奇艺211亿… 威少三双丁神替补25分雷霆逆转终结篮网4连胜 玩抖音刷出前女友!法学博士生起诉抖音多闪 约老师21+17掘金6连胜紧追勇士有望创造队史